当前位置:主页 > 生命热门 >生命可贵(二)‧课业压力大走上绝路‧错误抉择 >

生命可贵(二)‧课业压力大走上绝路‧错误抉择

生命可贵(二)‧课业压力大走上绝路‧错误抉择女性自杀的念头比男性多,但因自杀而死亡者则以男性较多。根据研究结果显示,男性青少年通常会採取较激烈的自杀手法,通常不会有回头路,非常可怕。活在当下,珍惜生命。从事辅导工作的林维群慨叹近月来有多名年轻人因不堪课业的压力而自杀身亡。现年40岁的林维群是马来西亚注册辅导员,他在槟城檀香爱心福利中心接受《》记者访问时直言,课业压力,也是导致许多年轻人轻生的因素之一。然而,课业压力连带着父母与老师的期待。他说,“父母常觉得孩子一定可以办得到,尤其对一些优秀的学生来说,常认为自己以前办得到,这一次也一样可以或做得更好。这时,他们就会把自己逼得越来越紧,一旦他们做不到,就会产生自我否定(Failure Identity),甚至走上绝路。”父母应多谅解孩子他认为,父母应该多谅解孩子,多注意他们的言行举止。因为自杀是可以预防的,并非毫无预兆,只要遵循警讯FACT,即Feeling(感觉)、Action(行动)、Change(改变)及Threat(恶兆),就能预测一个人自杀意愿的高低。受询及具有自杀倾向的人,可有特别的人格特质。他声称,自杀的人并没有特殊的人格,反而是外在的因素导致他们萌生自杀的念头。“一个刚离开家庭的孩子,到了一个新的环境或学校,需要应付陌生的人际关係,并且去适应新环境,这都考验着个人的应对能力。若被同学霸凌或无法融入新的生活圈子,在不懂得应对的情况下,便会感到无助、压力或无奈,渐渐地就会产生自杀的念头。”无法逆境中成长现代的年轻人的抗压能力甚低,主要是在人生里遇挫的经验尚浅,加上父母早已为孩子的人生作好安排,因此一旦出了社会在工作方面触了礁,或得不到预期的成效,便会无法在逆境中过得自在。挫折感长期累积下来,便会产生轻生的念头。为何新时代的青少年比上一代的抗压能力低?林维群指出,家庭系统的改变,即以往的家庭中,除了双亲之外,还有祖父母和姑姑等成员,他们扮演着心灵支持的角色,使孩子多一个可抒发情绪的管道。“以前,妈妈是扮演百分之百的心灵支持角色,孩子会向她们寻找依靠。然而现代母亲忙于工作,只能兼职此角色。”林维群如此解释。有自杀念头者多来自单亲家庭从今年1月至今,接受檀香爱心福利中心电话辅导的18至25岁青年佔了15%,即72通电话,主要问题包括两性情感问题、精神与健康、个人困惑、家庭、升学与事业及性困惑。林维群说,青少年产生自杀念头的多数因素,是他们来自单亲家庭,并且可能从小就产生了轻生的念头。他们往往觉得父母分离是自己所导致的,因此感情特别的脆弱。在得不到父母关爱的同时,他们就会寻找他人陪伴,甚至交男女朋友。若男女关係或恋情也无法维繫,这时便会产生自杀的念头。乡下孩子抗压能力高根据辅导服务经验,林维群说,穷苦或乡下孩子比城市小孩的抗压能力高。他们较懂得寻求不同的方法去破解困境。因此,在参加活动以及建立关係的能力上略胜一筹。如今,社群网络可提供即时沟通的管道。林维群却认为,网络上的留言反而会弄巧反拙。有者会恶言中伤或提供没有建设性的意见。因此,辅导员会先和当事人面谈,以便建立起良好的关係,在获得信任之后,再延伸至电话联络。“面谈是最重要的一环,为的是使他们卸下防备的心,对辅导员不感到陌生,此环节必须安排在第一次当事人接受面谈辅导的时候。毕竟透过电话访谈,始终有隔阂。”个案一:助学生打消自杀念头槟城某学院老师致电林维群,想要协助一名有自杀意愿的学生。“这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个案,学生已经準备好向老师说再见了。我和当事者并没有见过面,仅能以第三者的身份,教导老师如何去安抚该学生的情绪。”此外,该学生来自外州,或许是因无法适应新环境,才会萌起自杀念头。最终,仅能透过电话给予辅导,并且要求老师、家长及身边的朋友多留意、照顾他,所幸最后相安无事。个案二:签“不自杀协议书”林维群曾遇过一名自杀念头非常高的年轻男子,属于突发性的症状。面对棘手的个案,他唯有与当事者作君子的约定,签下“不自杀协议书”。“签订不自杀协议书的用意在于提醒他,当他产生自杀念头时,会想起这个承诺并且去遵守。”他补充,不自杀协议书的内容包括会好好照顾自己、遇到困境可联络谁,并且写下联络者电话。虽然在白纸黑字下的协议书,承诺有着一定的说服力,但是他也深怕当事者不去遵守。非常幸运的,在经过长达5个月的面对面及电话辅导下,加上抗忧郁的药物作用,最后当事者得以康复。韩国加强网络监督防止自杀自杀问题一直是韩国和日本社会的一大顽疾。而近年来,这一问题变得越来越严重,开始出现学生大量自杀的新趋势。韩国自杀率在先进国家中一直居高不下,据统计,韩国青少年自杀率10年内上升近60%。为了降低自杀率,韩国政府召开自杀防治论坛与委员会,邀集宗教界与市民团体等社会各阶层参与,为预防自杀展开相关活动,更与媒体合作,儘量减少有关自杀动机、方法的报导,制定法律允许删除在网络上公开的自杀方法等相关资讯。自杀已不是一个人的问题韩国政府更成立了一个小组在网络搜寻同自杀相关的材料,监督小组由100人组成,他们来自社会各界,包括学生、家庭主妇和健康专家。据调查,网络有害内容增多是导致自杀率上升的原因之一。这批监督小组将监视网络部落客,社交网站,寻找那些帮助或者鼓励人们策划自杀的有关内容。随着社会发展型态越趋複杂,自杀已不再仅仅是个人的问题,而是需要人们全力解决的社会问题。韩国政府调数字查显示,现在韩国的自杀率比20年前增加了5倍。许多人将自杀归咎于韩国高压的教育制度,许多学生自杀。还有人认为,韩国快速增长的经济发展导致了自杀率上升,因为人们更长时间工作。韩国的工作时间是发达国家中最长的。2010年韩国实行了各种措施努力减少自杀人数。包括在主要的大桥上安装了紧急救助电话,一些救援人员在汉江上巡逻防止有人投河自杀。防止自杀契约:1.我同意从现在到下次晤谈,也就是从到这段期间,不伤害自己,也不企图伤害自己。2.我同意我会让自己有足够的睡眠以及良好的饮食。3.我同意远离那些我可能会拿来伤害自己的东西,如:我的鎗和药丸。4.我同意当我觉得不太好,我觉得可能会伤害自己的时候,我会立刻联络我的谘商员,电话是XXXXXXX,或者自杀防治中心,电话是XXXXXXX。5.我同意以上条件是我和谘商员的谘商契约的一部份。译自:Indiana University Center for Human Growth所使用的防止自杀的契约之格式(引自Popenhagen & Qualley,1998)青少年自杀的警讯(FACT)1.感觉(Feelings)‧无望的,如“事情不可能变好了”、“已经没有甚幺好做了”、“我永远都是觉得没有希望”。‧害怕失控、害怕疯狂、担心伤害自己和别人。‧无助、无价值感,包括“没有人在乎”、“没有我别人会更好”。‧过度的罪恶感和羞耻感、痛恨自己。‧持续的焦虑与愤怒。2.行动或事件(Action or Events)‧药物或酒精滥用。‧谈论或撰写有关死亡或毁灭的情节。‧最近经历失落,如:死亡、离婚、分离、关係的破裂,或失去工作、金钱、地位及自尊。‧失去对宗教的忠诚。‧焦躁不安。‧攻击、鲁莽。3.改变(Change)‧人格:更退缩、厌倦、冷漠、犹豫不决,或更为喧闹、多话、外向。‧行为:无法专心。‧睡眠:睡太多或失眠,有时候会很早醒来。‧饮食习惯:没有胃口、体重减轻、或吃得过量。‧对于朋友、嗜好、个人清洁、性或以往喜欢的活动失去兴趣。‧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消沈、退缩后突然情况好转。4.恶兆(Threats)‧言语:如“流血流多久才会死?”‧威胁:如“没多久我就不会在这里了”‧计划:安排事务、送走喜欢的东西、研究药物、获取武器。‧自杀的企图,如服药过量或割腕。摘自:Kalafat,J.(1990).Adolescent Suicide and the Implications for School Response Programs. The School Counselor,37,359-369求助有门槟城檀香爱心福利中心电话:04-6451141(週一至五:早上9时至5时30分)地址:132,Jalan Sultan Azlan Shah,11900 Bayan Lepas,Pulau Pinang./副刊‧报导:刘菁‧2013.0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