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命热门 >生命只是超级英雄的另一场交易:《CRISIS 特别搜查队》 >

生命只是超级英雄的另一场交易:《CRISIS 特别搜查队》

生命只是超级英雄的另一场交易:《CRISIS 特别搜查队》 

  作为流行文化生产,超级英雄的文本经常反映当前世界对于暴力、危机与冲突的想像。2008年以来席捲全球的超级英雄电影文本,根本的元素是「剧变」(catastrophe)──有不受控制的力量突变,有科技的失控。也就不需要意外「天启」必须取代万磁王成为新反派,因为末世这个主题取代了少数族群的策略与路线,成为我们想像危机的新基体。其所对应的,是进入21世纪以来的一切末世事件,无论是911的恐怖攻击,还是金融资本主义科技因为「失控」而导致的金融危机,甚至狂人的当选。

  严格来说,《CRISIS 特别搜查队(日文原名:CRISIS 公安机动捜査队特捜班)》并非超级英雄文本,儘管其战斗套路与人员编制,充满了浓浓日系超级英雄特摄片风味。差别是,现在不能再随便让怪人在市中心或城郊潇洒爆炸:作为一支机动的武装力量,现在它的任务是立即反应,预先处置,发生任何意义上的爆炸,都代表任务失败。

  同样沿袭昭和世代特摄片的,还有对善恶对立的单调想像。不过,新世代的基进之恶,再也不是以纯粹的征服为念,不知为何为恶的邪恶组织,他们是两种乌托邦的典型:一个是由青年天才骇客组成,意图以激进手段,打破不平等社会结构的「平成维新军」;一个是放弃融入主流社会,孤立自足,以恐怖攻击手段宣示其存在的邪教组织。

生命只是超级英雄的另一场交易:《CRISIS 特别搜查队》

  这并不脱美式超级英雄文本的套路,一切挑战既有权力结构,重新找回不被体制框限的「政治」行动,最终都只会以暴力收场。永远处于青春期,活力十足的超级英雄们,都不会挑战体制的底线,他们充满美学的存在,矜持地不过是体制的防腐剂,无论能力有多大,他们的责任都只会是打击犯罪,布鲁斯韦恩的雄厚财力明明可以做更多的事,但他选择了走上街头,作史上耗资最鉅的义警。

  邪恶并不是纯粹的恶,而是对于社会生活的过度期待,不能期待一个更平等的社会,不能期待一个更有凝聚力的社会,既有体制即便有再多不是,最起码也保证了基本的安全与控制,这正是这支机动武力的设立缘由。

  体制需要被保护,体制的危机,需要被预先排除。这成了这支机动武力存在理据的弔诡,正如神秘组织策反田丸三郎(西岛秀俊饰)的说词:「你们越是努力,体制内的腐败就越是猖獗。」

  《CRSIS》暗示了真正的恶其实来自于体制内,正是他们的活跃,才让腐败的政治家可以继续他们见不得人的权力游戏,剧情不断铺陈他们对于这一切的不满,他们所保护的体制纵容了姦狎少女的政坛明日之星,坐视据说出卖国家机密的科学家被邪教组织处决。

生命只是超级英雄的另一场交易:《CRISIS 特别搜查队》

  但耐人寻味的是,政治家其实也并非执意为恶,比起内心动摇的队员们,政治家毫不迟疑地执行维护国家安全的使命。当稻见朗(小栗旬饰)对昔日的自卫队同袍网开一面,让他可以活着接受司法制裁以重生时,总理大臣还是决定不容任何身具恐怖攻击能力的「恐怖分子」活命,授意直接暗杀。政治家的情操着实高贵,他愿意捨弃亲情,以自己的儿子为饵,钓出恐布分子。

  体制与机动武力的共生,是这个星球当前最大规模暴力的运作主调。机动武力的特色是没有规则,一切的作为都是紧急应变。对此,欧巴马显然深有心得,他把恶名昭彰的「反恐战争」正名为「海外紧急行动」。

  机动武力取代了常备武力,紧急行动取代了战争,当我们看着萤幕上的超级英雄们,因为是否要受政府控管而爆发英雄内战时,不禁莞尔,因为现实世界中的国家暴力早就没有规则:不会有正义(不义)战争,美国官方发现要迴避虐囚指控的最好方法就是直接刺杀,CIA越来越像是机动武力,它不再甘作国家公敌的狱卒,现在它成了用各种华丽军事技术消灭对手的刺客。

  无辜的伤亡并不是超级英雄执行任务的插曲,在现实世界中,它是机动武力所必然衍生的常态,生命既是最崇高的东西,也是可以交换的东西,为了国土平民的安全,可以牺牲远端平民的生命。《CRSIS》的浪漫之处,在于它成功地掩盖了这个换命逻辑:小栗旬与西岛秀俊帅气的打斗,几乎不会造成伤亡,只会引来尖叫。

影集资讯

《CRISIS 特别搜查队》(CRISIS 公安机动捜査队特捜班)─关西电视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