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命热门 >世上没有坏孩子,只是压力大了点 >

世上没有坏孩子,只是压力大了点

世上没有坏孩子,只是压力大了点

我因为工作关係,常往返加拿大、美国及世界各地,已经数不清见过多少孩子了。孩子各式各样,但坏孩子,我从没遇过。

孩子可能表现自私、不敏感,甚至让人感觉似乎不怀好意;拒绝专心;动不动就大叫或动手推人;或者讲不听,直接对人充满敌意⋯⋯。我很清楚这些例子不胜枚举,因为我也是个父亲。但是坏孩子?我从未见过。

我们都曾不假思索,就把孩子贴上「坏孩子」标籤,说他们「无法管教」、「没救了」、「问题儿童」,或者使用临床上的标籤,像是过动症或是对立性反抗症,无论你怎幺形容,都太严厉苛刻了。

有一天,我在街上散步时,遇到邻居正跟他四岁的儿子出来蹓狗。当我弯下身子拍拍狗时,冷不防被狗咬了一口,那位父亲苦笑着向我道歉:「阿方斯只是条狗。」但是他的小孩却立刻斥责那条狗,还掴了牠的鼻子。那位父亲见状,火大了。狗咬人可以,四岁小孩打狗就不行了。我们都有可能会像这位父亲一样,一时激动,头脑未经冷静思考,就对小孩做出同样反应。

孩子的种种行为,是因他们对身边正在发生的每一件事,像是声音、噪音、注意力分散、不舒服及情绪等,无法在当下做出回应。但是我们却把这些问题,视为孩子的性格或气质。更糟的是,孩子自己也相信了。

若能以理解与耐心相待,我相信每一个孩子都能导向正轨,活出有意义的人生。但是孩子「难以管教」的刻板印象,却会蒙蔽我们的观点;为人父母的希望、梦想、挫折与恐惧,也会阻碍我们看清真相。别误会我的意思:有些孩子确实比较具有挑战性。但我们对一个孩子的负面评价,往往只是种防卫机制,也就是把我们碰上的麻烦,怪罪到孩子的「本质」上。这会让孩子变得更加反抗、防卫、焦虑或者退缩。但是事情不必然如此发展,从来就不是非得如此。

我曾经在一场会议上,跟两千名幼儿园教师分享以上想法。有个声音从后排传来:「嗯,我教到一个坏小孩。他的爸爸也是个坏痞子,他的祖父更是坏到骨子里了。」每一个人都笑了,我却深感兴趣。我想,「好吧,任何规则总有例外。我真的很想见见这个孩子。」于是那位老师便安排我去学校,跟她口中的问题小孩碰面。

当那个男孩拖着脚步走进房间的那一刻,我清楚发现,在老师眼里的「偏差行为」,其实是「压力行为」。他对噪音很敏感,在他坐下之前,就被房间外走廊上传来的声响吓到两次。还有,他会瞇眼睛,这表示他对房里的日光灯很敏感,或是有视觉处理上的问题。他在椅子上扭动身体的样子,让我不禁想,硬木椅子是否令他难以坐直,无法放鬆。我发现真正的问题与生理有关。大人若在此时提高声音或板起脸来,只会让孩子更加痛苦。长此以往,这种互动成为习惯之后,孩子就会变得不乖或挑衅。

孩子的状况跟家族成员有关时,更会如此发展。他爸爸跟他爷爷,在生理上也同样这幺敏感吗?他们在生活里,也遇过成人对他们有类似的惩罚性反应吗?这种反应很容易令孩子陷入麻烦,最后就印证了人们的想法:「你看,我就说吧,他是个坏孩子。」

从正确的角度看孩子
正在阅读这本书的家长,或多或少都曾碰到下列状况:我们全力支持孩子,不只提供舒适的物质环境,还提供他们获得成功所需的生活技巧;可是,我们经常发现自己与孩子失去连结,因此感到挫折或生气。我们知道孩子的行为毫无帮助、甚至有害,心想,他们为什幺就是不明白父母的苦口婆心。就像这位老师,我们有充分的善意,但这远远不够。

自我调整的起点正是,对孩子的行为「重塑观点」(reframing),也就是说,重塑我们对他们的观点。这意味着从孩子行为中看见背后的意义,也许这是我们第一次看见。

当我在念研究所时,我的指导老师彼得.黑克(Peter Hacker)是名业余的林布兰特专家,有一回他约我去看林布兰特的画展。我提早到了画廊,光是研究一幅自画像就花了二十分钟,我这辈子看他的画,始终看不出什幺名堂。

彼得到了之后,问我有何感想,我说,就是看起来很模糊。彼得笑了笑,走了开来,低着头看地板。他指向地板上一个小点,然后要我站到那个点上,再看一次那幅画。当我照做之后,我眼前所见,真是惊为天人。那幅画突然整个清晰起来。我立刻看到也感受到林布兰特的天分所涌生的力量。

我一直很渴望能够了解,为什幺这幅画拥有惊人的艺术成就。我读过这幅画的历史,知道林布兰特在何时、何地创作这幅作品。我原本可能花上好几年的时间,每天都到博物馆来研究,却从未发现它的祕密,如果我一直站错位置的话。

自我调整力会让你明白自己该站的位置,像是如何看清楚孩子的行为,回应孩子的需要,并协助孩子帮助自己。这可以加强你们彼此的关係,但这并不是要你的孩子乖乖听话,别再做讨人厌的事、说让人反感的话,或者别再製造问题了,而是会让孩子的心情、专注力、交友能力有截然不同的改变,对人产生同理心,并发展出对孩子长期福祉有益的高层价值与美德。

这项技巧,是我们在深入了解「自我调整」(self-regulation)后,所带来的科学革命结果。「自我调整」这个名词早已运用在千百种地方,但是,它在心理生理学上的原始意义,是指人们如何管理所承受的压力。而「压力」的原始意义指的是,所有需要我们花费能量去维持平衡的刺激。不只是我们熟知的社会心理上的压力,譬如工作要求,或是他人对我们的看法;也有像先前提到,那个男孩从环境中接收到的压力,譬如听觉或视觉上的刺激;还有我们的情绪,正面或负面情绪都会造成压力;我们觉得难以辨识的模式;妥善处理他人压力的要求;对当代的许多孩子来说,他们在空闲时间所做或不做的事,也会造成压力。如果孩子的压力承载持续过高,他的复原能力便会受损,对于压力源,即使是很小的压力反应,也会加剧。

自我调整是一套有五个步骤的方法:(一)辨识出孩子何时压力过大;(二)找出孩子的压力源;(三)降低孩子的压力源;(四)协助孩子意识到他在何时需要帮助自己,以及(五)协助孩子发展出自我调整的策略。

要清楚孩子何时压力过大,或者什幺对孩子来说算是压力源,并不容易,尤其是,当今的孩子必须处理许多隐藏的压力源。通常,我们以为只要告诉孩子冷静下来就够了,但这做法从未奏效。
要帮助孩子自我调整,没有简易之道,每一个孩子都不一样,需求也一直在改变,上个礼拜行得通的做法,今天不见得管用。但是,一旦熟悉前四个步骤,你将能在孩子身上实验,并找出哪种做法对孩子有效、哪种没效。最重要的是,孩子有一天也能自己办到。
 

《孩子不是坏,只是压力大:5个步骤,教出孩子迎战未来的调整力》,立即前往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