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命热门 >面膜.【台湾面膜奇蹟之三】卖面膜超好赚?森田药粧执行长曝背后 >

面膜.【台湾面膜奇蹟之三】卖面膜超好赚?森田药粧执行长曝背后

根据外贸协会非正式的估计,全台湾的面膜业者可能有超过1千家,除了实体通路上买得到的知名品牌,更多的是在网路上的贩售。

面膜业者逾千家

毛利至少五成  名媛贵妇都觊觎

「几位贵妇拿出私房钱,凑了一笔钱,就想要创业成立品牌卖面膜,跨入这个『美丽事业』的人何其多。」科毅行销企画经理雷素玉说。例如前副总统连战的二媳妇路永佳也和好友闺蜜张沛滢,共同合作拿出200万元资本额,卖起「Abysse面膜」,在脸书上大打行销,口碑也不错。

「从面膜配方调製,到产品定位、包装、通路行销,我们提供上下游一条龙式的全方位服务。」大江生医亚太区业务总监邱琮杰表示,最近这部分业务确实很火红,大江是LVMH集团旗下美妆通路SEPHORA(丝芙兰)自有品牌面膜的代工厂,也是近几年中国兴起微商(类似直销)业的面膜产品代工大厂;大江的营运虽然还是以机能型饮料为主,但是他坦承,位在屏东的面膜厂不断拓展产能,夯得不得了。

高毛利的迷思

仅十家赚钱  台湾冠军背后满是汗水

既是让人美丽的事业,又是50%到70%的高毛利,当然引来不少觊觎者,只是,高毛利就等于高获利吗?

「当然不是!」森田药粧执行长周俊旭斩钉截铁的一句话,恐怕要让许多人美梦破碎!

在银座街头、接近0度的低温里,《今周刊》团队跟着周俊旭巡了一整天的通路,他带着一位主管,自己拉着一大行李箱的面膜商品,飞奔在几大通路之间,没有派车,更遑论司机,搭地铁、走路,自己和通路店员殷殷询问、做笔记,打电话到港口报关问船期,再和台湾联络出港时程。通路架上的货早就卖光,偏偏谈好的船期又延误,他拿着电话急得跳脚……;外头飘着细雨,随时可能下起大雪的天气,但周俊旭的额头却几乎要滴出汗来。

「一步一脚印」在他身上不只体验,是烙印。

台湾最大面膜品牌的宝座,绝不是在漂亮的银座办公室吹吹暖气,跷着二郎腿,出门吃吃高档日本料理,就可以一步登天。

「不会辛苦,我早就习惯了,台湾人不是一直都是这样,拎一只皮箱闯天下吗?」记者回问:「那个时代应该过去了吧?」他停了几秒钟,「我们是小企业,和科技业不能比,非这样不可。」

可是,面膜不是毛利超高吗?为什幺还要这幺辛苦?

「高毛利大家都来赚吧!但你看看能撑过3年的不到1成,撑过5年才算真的活下来,整个产业大概只有10家赚到钱。」周俊旭短短的几句话,恐怕足以给许多正做着美梦,想要筹资跨入美丽的面膜产业的人一记警钟!

10家赚到钱!如果整个产业以1千家业者估计,那幺等于只有1%的人赚钱。这和高达5成以上毛利率之间的落差,到底在哪里?

「看不到的行销与通路费用,堆砌了很高的进入门槛。」交通大学财务金融研究所教授叶银华直言,这几年只要打开电视,转来转去几乎都是「未来美八分钟面膜冠名赞助」、「小三美日冠名」、「我的心机冠名赞助」,不是卖面膜的业者、就是以卖面膜为主要商品的通路业者,冠名各个戏剧、歌唱比赛节目,成了最大赞助来源,这个新开创的行销模式,对年轻人族群进行精準行销,「但另一方面,也是业者拿来垫高进入门槛的利器。」

靠行销新招垫高门槛

攻年轻人  冠名赞助戏剧、歌唱大赛  

自从NCC(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在2012年开放冠名赞助的行销方式、2014年大幅放宽可直接以产品名称等冠名后,这个行销手法席捲主要电视节目;经过几年的市场运作,面膜业者几乎成为最主要的冠名赞助族群,一方面成了新业者要跨入产业的障碍;但另一方面,也可嗅出这几年面膜产业是如何蓬勃发展,成为台湾最新兴的产业之一。

根据尼尔森媒体研究针对2018年第一季监播频道节目所做的研究指出,在所有的冠名赞助中,「化妆品保养类」占了其中15%,「而且多为面膜产品,共有9个品牌名列其排行榜上。」

「冠名赞助是以集数计价,依收视率不同,一集从5万到10万元不等。」一位电视台高阶主管私下表示,冠名赞助的行销费用并不便宜,若以某一家台湾前五大的面膜业者,一年下单冠名的集数总和可能超过200集计算,光是花在冠名赞助上的行销费用,一年就超过千万元,这还不算其他网路、实体通路的行销花费。

换句话说,那些拿着3、500万元,就想找家代工厂,跨进这个产业的「做梦者」,一脚踩进之前,恐怕要把周俊旭的提醒再多想想。

面膜冠名行销赞助通路业者台湾产业周俊旭